“周润发”“费翔”与“尊龙”甘孜的美男计划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9-06

  那晚,大家忘记了丁真,却记住了这个甘孜州文旅局局长,有型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浓黑的头发和眉毛,笑起来还有性感的鱼尾纹,极具亲和力。粉丝们叽叽喳喳:“像费翔,像周润发,像尊龙……”

  被粉丝团团围住送鲜花、求合影,甚至有粉丝拿着手机拍照高喊“你好帅啊”,他不是小鲜肉,也不是天王巨星,而是49岁的四川甘孜州文旅局(甘孜藏族自治州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局长刘洪。

  继丁真之后,又一位康巴汉子靠颜值“出圈”,火上热搜。仔细看刘洪的相貌,不由得让人联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风美男子,有人翻出周润发、费翔、尊龙甚至日本男星平井坚、阿部宽的照片与刘洪进行对比。果然,美貌的精髓如出一辙。

  几天后,刘洪配合单位需求申请了抖音号,计划输出美男局长的日常,为甘孜引流。可以看到,偏远地区的宣传工作,越来越有主动意识,他们渴望谋求主流认同,哪怕这个主流始于流量。

  3月21日晚上,东莞玉兰大剧院不时传出西藏民乐,一手举着灯牌、一手捧着鲜花的女孩们把剧院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她们在等待的,是去年在网络走红的“甜野男孩”丁真。那天,甘孜文化广播旅游局带着甘孜文艺团到东莞慰问表演,丁真就在其中。消息传开,不少人纷纷来此一睹丁线点多,演出结束。看见演员们从剧院里走出来,粉丝开始一窝蜂向前挤。当时剧院门口仅有的两个保安根本无法招架。甘孜表演团的工作人员不得不站成人墙护送丁真,可人墙很快被冲破,场面一度混乱。

  粉丝小美也在其中焦灼等待,她听见前面不断有粉丝说,丁真快来了。突然,一个高壮的男子朝着人群大声喊话:“你们不能这样,丁真已经很疲惫了。”小美心想,这人还挺帅的。

  人群一下子炸开,粉丝们似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纷纷把注意力投向这位从没见过的局长。“局长这么帅!”“局长你好!”……人浪突然改变方向,朝着局长扑过来。那些本是为丁真准备的鲜花和手机镜头,纷纷落到了局长刘洪身上。

  那晚,大家忘记了丁真,却记住了这个甘孜州文旅局局长,有型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浓黑的头发和眉毛,笑起来还有性感的鱼尾纹,极具亲和力。粉丝们叽叽喳喳:“像费翔,像周润发,像尊龙……”

  还在发懵的刘洪面对这么多的女粉丝有点紧张,但还是不忘宣传起甘孜的旅游优惠政策:“欢迎你们到甘孜来旅游,欢迎到丁真的家乡来。”

  演出总算顺利结束了,但刘局长没想到这才是开始。隔天起床,当工作人员把网上发酵的短视频给他看的时候,刘洪才知道自己火了。甘孜就这么误打误撞地,再次靠颜值出圈。

  有人说,刘局长走红,是预料到丁真人气下滑趋势之后的有意为之;也有人说,甘孜把“美男计划”拿捏得死死的。

  面对镜头,刘洪面露羞涩——“我的颜值真的很普通”,但对于已经对颜值打法稍有经验的甘孜州文旅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此前,四川甘孜州就曾有意推广当地的美男。去年7月,盛大的“最美康巴汉子”总决赛在理塘展开。

  一则关于“真正的康巴汉子是什么样的”的描述认为,外貌阳刚、体格健硕、彪悍坚毅、伴有浓烈的雄性气质,才算是真正的康巴汉子之美。

  “额头上写满祖先的故事,胸膛是野性和爱的草原,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仔细看看一个个康巴汉子,令人感慨美男子基因的强大。

  那场选美大赛之后,胜出的康巴汉子们分别获得1万元奖金,成了理塘县文化旅游推广代言人。尽管甘孜花了大力气推广,这场选美比赛影响范围仍旧很有限,至少丁真火起来之前,几乎没人知道这场选美大赛的存在。

  也许是运气和机遇的问题。但更为合理的解释是,康巴汉子的“美”出现了问题。

  从身材来看,传统康巴汉子“高大、威武、粗犷、豪迈”;从脸形来看,康巴汉子具有轮廓分明的国字脸,下颌宽大,看起来十足硬汉,也具备攻击性。

  这些充满雄性荷尔蒙的特征固然优秀,可要知道,这样的审美压根不在当代粉丝的审美点上。

  夸张的西装、硬汉专用的牛仔服,穿在身形壮硕的康巴汉子身上,似乎油腻有余而英气不足,就像网友Hana说的,“看起来有点怕怕的”。

  曾经有一项关于“中国当下什么样的男性面孔更受欢迎”的研究表明,在时代的审美趋势下,对于男性面孔的审美标准正在倾向于更精致、更柔和。

  不信你看看如今当红的男明星就知道了,王一博、肖战、杨洋、朱一龙、井柏然,甚至复古派帅哥金城武、彭于晏,哪个不是帅中带点温柔?

  仔细看,骨骼轮廓清晰,颔面突出,络腮胡、又浓又直的眉毛、大眼睛、双眼皮,眼尾和丁真一样向下弯,中和了英武而变得亲切可人;

  高高的鼻子在平颧上拔地而起,让人忽视了鼻部粗宽的瑕疵,性感的鱼尾纹,与老派帅哥如出一辙;一头浓密乌黑又稍微带点卷曲的头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风明星周润发、尊龙、金城武以及在台湾走红的费翔,甚至日本明星平井坚、阿部宽、木村拓哉等。

  以上特征综合起来,就是一直备受粉丝们追捧的“浓颜”。在后粉丝时代,女性经济地位崛起,什么样的男性好看,女性说了算。

  这次刘洪的出圈,是女性粉丝“挑选”的结果,也让甘孜的“美男计划”来了个急转弯。

  如果光是符合审美的美男,并不能在网上掀起如此大的波澜,毕竟网上从来不缺乏颜值。

  只不过,丁真也好,刘洪也好,他们身上的共同标签是藏族,他们背后,带着人们对藏地的想象。前者是长久以来公众对藏地生态纯净、圣洁的浪漫幻想;后者则是叠加在上面的“人杰地灵”的想象。

  而短视频平台等社交媒介的改变,让甘孜的颜值作为一种宣传资源成为了可能。短视频将所有表达具象化,过往需要图文来描述,现在一段带BGM的视频就能迅速、全面地刺激你的感官。

  可以说,刘局长的走红再次印证了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媒介的传播规律:一方面,他帅气粗犷的浓颜秒杀滤镜下的“套路”美颜;另一方面,他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更给颜值套上了一层传奇色彩。

  其实,刘洪并不是第一个以颜值成为“网红”的官员。不久前,新疆昭苏县副县长贺娇龙就曾以一袭红袍于雪地策马奔腾的视频登上热搜。

  女县长、红袍、雪山、奔马再加上其颇为吸睛的少数民族颜值,想不吸引目光都难。

  走红之后,贺娇龙迅速完成身份转换。在每一期骑马视频中,她都会亲切地以“粉丝宝宝们你们好”开头,用时髦的网络表达迅速拉近官方和群众的距离。

  在团队的策划下,贺娇龙持续输出了一系列昭苏宣传视频,1000多万粉丝带来了巨大流量和曝光,更局部带动了当地马术培训等旅游项目的发展。

  甘孜也好,昭苏也好,本质上,这是一种乡村传播策略的转变:从官方体系过渡到民间话语体系,换言之,就是更注重用时髦的方式拉近与群众的距离。

  有人问他:“您觉得自己和丁真谁更帅?”刘局长回答道:“这不能比,丁真和我是两个不同的版本,丁线月份理塘草原的格桑花,我是属于秋天稻城亚丁的秋色。”末了,刘局长还不忘宣传旅游:“到稻城亚丁去旅游,最好的季节就是秋天,因为稻城亚丁像个成熟的男人。”

  与前几天突然走红的局促相比,这次的刘局长仿佛化身段子手,显然是有备而来。

  不论是甘孜利用文化小资偏好的仓央嘉措打造旅游IP、用浓颜男神在短视频中吸引人们对当地的好奇,还是昭苏主动尝试让副县长贺娇龙拍摄骑马短视频,为了打造差异性文化,这种奇观化的旅游网络营销尝试,重塑了人们对当地文化地貌的认知。

 

Copyright 2017 d88尊龙手机版app All Rights Reserved